首页

加入收藏

您现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资讯

TTS热点专题总结|今年最最最重要的学者(研究媒介学的)

时间:11-30 来源:最新资讯 访问次数:59

TTS热点专题总结|今年最最最重要的学者(研究媒介学的)

@TuTouSuo™️*小红书账号:秃头研究所新传考研/秃头研究所Monsters*为了更好地践行小破所从九月开始的实用应试主义,「热点专题总结」栏目出现啦!不用再担心做不好专题或者是过多地在大量的论文与其他参考资料中浪费时间,秃头所的学长学姐们将尽可能把当前热门的考点专题内容整理清楚,以更加应试的方式给出“分论点”“小标题”“论述语料”等相关内容。选题来源主要涉及近三年新传考研着重关注的知识点,例如人工智能、媒体融合、算法技术、媒介伦理、数字鸿沟等。从概念、特点、现状,到挑战、趋势和发展,一应俱全!*如果还不知道如何整理专题内容,就和秃头所一起前行吧!*去更大的世界,做更有趣的人!秃头研究所 / //正式售卖//一门课女娲补天媒介学研究者雷吉斯·德布雷@TuTouSuo™️️ 追随切格瓦拉的哲学家、政治家德布雷1940年出生于巴黎,与诸多法国哲学家一于法国最高学府法国巴黎高等师范学院深造,获得哲学教师资格后,德布雷曾在南锡的圣女贞德中学教授哲学。60年代初期,作为一位激进的热血青年,为接受南美革命风暴的洗礼,德布雷奔赴被当时世界各国的激进青年视为革命圣地的古巴首都哈瓦那(Havana),继而又追随古巴革命领导人之一切·格瓦拉到玻利维亚开展游击战争。1967年10月,格瓦拉因战斗失利被玻利维亚当局杀害,而德布雷亦在玻利维亚一座被废弃的游击队营地中被玻利维亚当局逮捕并被判处 30年监禁。审讯期间,一场声援德布雷的运动在巴黎发起,甚至席卷全球,声援者中包括萨特、拉康、著名作家玛格丽特·杜拉斯等知识界著名人士,时任法国总统的戴高乐将军亦向玻利维亚当局施加压力。70年代初,德布雷在提前获释后,辗转智利又回到法国,他在国内继续积极参加左翼知识分子的各种社会抗议活动,并逐渐在80 年代初步入政界,曾相继出任密特朗总统的第三世界特别助理,以及南太平洋理事会秘书长、法国行政法院审查官、塞维利亚世博会法国馆文化总监。️ 重要冷门著作:《法国知识分子的权力》布雷的著述甚丰,但影响最大者当推其出版于1979 年的《法国知识分子的权力》(Le Pouvoir intellectuelen France)。该书的主旨是对法兰西第三共和国以来法国知识分子群体的内在结构、知识分子与自己所服务或支持的那些社会力量之间的互动关系进行历史考察,并力图通过这种考察揭示权力、体制和作为“权力的动物”的知识分子之间的关系。德布雷在书中认为,自19 世纪80 年代以来法国知识分子经历了以下三个阶段。第一个阶段是“大学的阶段”(1880-1930 年)。在这一阶段大学作为主要的制度形式对知识分子具有重要的作用,而大学教师更是成为此期知识分子的典型代表第二个阶段是“出版社的阶段”(1930-1960 年)。在这个阶段,大学的重要性相对降低,而能为知识分子提供重要的言论阵地和庇护场所的出版社则日益成为对知识分子及其活动具有重要影响的社会制度形式。与此相应,作家作为知识分子的突出代表异军突起。第三个阶段是“大众媒介的阶段”(1960一)。在这一阶段,知识分子离开了大学和出版社的依托,转向大众媒介。知识分子的地位可依据他们与媒介的接近程度来划分。这里要注意的是,在德布雷的笔下,第二阶段中的“出版社”与第三阶段中作为大众媒介组成部分之一的“出版社”是有本质区别的。具体而言,前者维护着文化自身的合法化根据和“得体的”文化价值,而后者则是大众化的和商业的。️媒介学的开创者:《普通媒介学教程》德布雷的媒介学主要是法国学术传统下的产物,延续的是法国学术界的“中介化”(mediation)研究传统。媒介学的知识意图考察观念如何通过媒介转换变成了物质力量,在于展示象征性如何借助物质技术以动员群众来改变社会,观念要变成物质力量,离不开传播技术。(一)媒介学媒介学的出发点是研究技术和文化之间的关系,德布雷将其视为“中介化”(mediation)的学问,经由媒介的转换,一个观念成为物质力量,因此要考察媒介在观念实体化过程中的中介作用。① 关于媒介的观点:德布雷把媒介划分为组织化的材料(organized material ) 和物质化的组织(materialized organization) 两个维度,前者包括书籍、雕像、建筑等承载信息的“工具”,后者包括学校、教会、出版商等制度化的组织机构。“技术系统和社会组织是德布雷的‘媒介’的一体两面,它们体现了空间与时间的不同面向”,前者对应的是即时的传播活动,其主要功能在于实现人与人、人与物在空间上的连接; 后者则是实现时间的连续和象征系统的联结。依靠两者的共同作用,一种观念才得以在历史中扩散、流转、传承。其次他强调,媒介是一种整体性的隐喻,传播情景和其中物品都作为传播的介质进入到了媒介学的领域,类似于“万物皆媒”。因此,一方面,思想观念不能离开物质化的传递装置独立存在,只有通过媒介才能成为实体 ; 另一方面,作为中介,媒介可以型塑观念的形态,从而作用到人的主体意识。(二)媒介域德布雷在《普通媒介学教程》中根据布迪厄的场域理论,将社会视为围绕媒介生成的整体场域———媒介域,它是把媒介技术的符号形式和关系结构作为整体来看,从而确定一个信息传播格局的存在方式。换句话说,就是信息传播的媒体化配置(包括技术平台、时空组合、游戏规则等)所形成的包含社会制度和政治权力的一个文明史分期。原话:“媒介域指一个信息和人的传递和运输环境,包括其相对应的知识加工方法和扩散方法。”由此可见,媒介域是人类社会信息传承的一个宏观范畴,这个范畴涵盖了技术逻辑、符号逻辑和社会组织方式,会产生一个特定的时空组合,即某种社会现实。每天清早起来刷抖音的网民和看报纸的读者很明显是生活在完全不同的媒介域中,尽管他们在现实生活中完全可能生活在同一种社会环境中,但其对所处社会环境的认知却是不同的。德布雷他将人类社会历史划分为三个时期,分别是话语圈/逻各斯域(logosphere)、图文圈/书写域(graphosphere)、视频圈/图像域(videosphere)。话语圈即以语言为社会主要的交流和传承手段书写和书籍是属于小部分社群的特权,史诗、戏剧是该阶段的代表性媒介。图文圈即印刷术被大规模应用后,书籍成为传承知识、信息的主要媒介。视频圈以电子技术被广泛用于传承和传播为标志,影像和声音是这一阶段的主要传播符号。德布雷认为,媒介域具有协同性的特点,即媒介域是重叠交融的,只是一个阶段会以某个媒介域为主导。由于媒介域浸人式的存在,人们往往对此习而不察,我们难以在智能移动终端出现之前去想象这种媒介实践,只有当我们生存在由智能移动终端所主导的媒介域中才能对这种媒介经验展开反思。同时,德布雷指出,媒介域变化的实质是社会权力结构的变化,印刷术使知识权威从教堂转移到了大学,社交媒体使新闻生产权威从专业机构转移到了草根大众。由此,德布雷指出了媒介域和他想要进行的意识形态批判间的关系,即不同媒介域中的中央媒介会制造出不同的知识系统。(三)“媒介域”概念的内核德布雷认为人类的思想活动不能脱离当时媒介技术的记录、传递和储存,因此维持记忆的技术手段是第一位的,占统治地位的传媒系统是一个时代社会组织的核心,其技术特征是理解每个时代象征系统的主要线索。每个时代的媒介域都可能混杂着不同的技术载体;每个时代的传媒方式的主旨就是对其时代进行定义或制造信任;传媒系统的技术特征是理解每个时代的象征系统的主要线索。媒介域的概念旨在说明传递技术及其制度配置被牵连进信仰的改也就是社会秩序的确立和改变。“归根结底,媒介学贴近历史的研究角度同时使思想的具体媒介化重新获得其内在联系,使媒介功能重新获得理论的普遍性。媒介域这个概念提示我们,每一次发生的媒介技术革命并不一定在物质形式上消除以前的媒介文本,而不过是让先前的媒介技术文本所承载的社会地位和角色功能有所转变。信息处理方式不完全等同于思维方式,媒介技术也不能决定社会性质,但是可以改变社会的游戏规则,涉及到时间性、压力感、知名度、支配力和等级制等。如中国夏商时期贵族对青铜器的把持垄断,这种时间偏向的媒介所塑造的严密的等级制度,以及宗教与王权相合一的体制,但也造成了权力中心对边陲地区统治的无力,最终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了王朝的覆灭。如果从历史社会学的角度来看,媒介域的形成具有与社会的历史性结构相匹配的自然性,如世界近现代史上的文学社团和沙龙之于印刷,主张政教分离的知识堡垒之于大学,主张革命或变革的社会阶层之于政党组织,等等。某个媒介域失效的危机,实际上反映出媒介技术环境本身对既定媒介的阻遏作用,或是不再具有权威性,或是被边缘化。️传播与传承为了区别于传统传播学研究,德布雷首先辨析了communiquer(传播)和transmission (传承)两个概念。他写道:“传播是长期过程中的瞬间(moment)和广泛集合体中的片断(fragment);传承则指向了文化沉淀和集体记忆凝结,是在时间中.....·在不同的时空范围内进行的。”换言之,传播是社会某一横截面中的信息扩散;传承则意味着通过媒介技术载体所形成的制度化结构来延续社会和文明。这也是理解德布雷思想的要旨所在,即他所关注的是技术与文化的互动。传播是用来理解传者和受者二元关系的词语,而传承则有一种历史的时间沉淀和社会的集体功用性色彩。虽然甚少有人谈及这一点,但不难看出德布雷的“传承”与杜威对传播的理解和詹姆斯·凯瑞的“传播的仪式观”有一定的趋同性。“社会不仅因传递(transmission)与传播(communication)而存在,更确切地说,它就存在于传递与传播中。”詹姆斯·凯瑞在杜威的理论基础上进一步指出了传播也具有凝聚共同体和维系社会秩序的作用,传播研究也应囊括“各种有意义的符号形态被创造、理解和使用这一实实在在的社会过程”。但是,杜威和凯瑞更关注传播行为在空间层面的文化意义,并没有特别强调传播的介质一一即媒介的作用,认为媒介仅仅是一个中立的、沉默的工具,且凯瑞主要考察的媒介还是大众传媒,单德布雷更进一步指出了这种文化传承中媒介的作用。️媒介化和中介化的区别为以示媒介化理论与经验传播理论的区别,丹麦学者夏瓦给传统效果范式的研究贴上了“中介化”的标签。媒介化(mediatization)与‘中介化’(mediation)这个概念不同,中介化指的是交往活动中具体的传播实践所涉及的媒介使用,即媒介只是意义的承载物。而媒介化涉及媒介与其他社会领域之间关系的长期结构转型,关注个体与组织在内的不同的社会角色之间社会交往和关系的变动模式。但是在德布雷处也是使用的“中介化”(mediation)一词,不过这个中介化和夏瓦批评区分的效果研究的“中介化”是不一样的。德布雷的中介化更多的是关注媒介的物质性作用,是法国哲学意义上的中介化,在媒介学那里,中介化既不是中性的也不是被动的,它关注中介化对被运输“讯息”的影响、对广义文化的影响:宗教、政治、经济、艺术,等等。参考文献1、吕一民,朱晓罕. 法国知识分子史[M]. 杭州:浙江大学出版社, 2019.09.2、雷吉斯·德布雷著,陈卫星、王杨译.普通媒介学教程[M]. 北京:清华大学出版社,2014.09.3、朱振明.媒介学中的系谱学迹线——试析德布雷的方法论[J].新闻与传播评论,2019,72(03):87-97.4、马英俊.“文化”与“技术”:论德布雷媒介学“合二为一”的历史[J].新闻大学,2021(04):57-68+121.5、矫雅楠.跨越媒介,回归人文——雷吉斯·德布雷媒介研究思想及其学科价值[J].国际新闻界,2015,37(05):38-50.6、白姗姗,苏静怡,杨东伟,丁锦箫作. 博士文库 传播的维度--基于不同视角的延伸[M]. 成都:四川大学出版社, 2021.1* ᴳᴼᴼᴰ ᴺᴵᴳᴴᵀ *「冬日冲刺帮扶班」十堂课程|女娲补天40个小时|上岸救命՞•Ꙫ•՞「全真押题模拟与押题手册」热点押题卷配套院校模拟卷100道新传热点题目ᑋᵉᑊᑊᵒ ᵕ̈ ᑋᵉᑊᑊᵒつ♡⊂「名词解释小册子更新版」不止于一场功利应试不只是一本新传考研工具书

本信息由网络用户发布,本站只提供信息展示,内容详情请与官方联系确认。

标签 : 最新资讯